生物医药“女将”成长记, “女将”是如何炼成的?

日期: 2015年11月30日


    

 

女将是如何炼成的?有颜有钱就够吗?Oh,No!她们,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选择了靠才华;在众多可以展现才华的领域中,她们选择了一个以男性主导、无比“烧脑”的领域——生命科学界。

 

普通人能用眼睛看得到目标,“女将”们却需要用心看见愿景。她们,不仅仅是以身作则的“管理者”;也不仅仅是比普通人看得更高更远的“领导者”;她们是投资前沿、寻找后辈的“伯乐”;她们是畅想未来、探索生命的“时代女神”。

 

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知名媒体FierceBiotech网站评选出的2015年活跃在生物制药界的“女将”们,她们几乎从事整个生物行业的各细分领域:包括中国生物制药的领航者——杜莹博士;有领衔Google长寿公司Calico最神秘的衰老研究部门的科学家——Cynthia Kenyon;有全球最大的消费者GSK大众健康部的运营者——Emma Walmsley……

 

你渴望更加清晰地看见未来吗?你想知道“女将”是如何炼成的吗?知名的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曾经以“诙谐幽默”的方式让读者们走近了李一诺、颜宁等“女神经级别”的女神。此次,笔者将带领你走近生命科学产业从“女神”晋身为“女将”的巾帼们。让我们站在这些“时代女神”的肩膀上,去探索更美好的未来,为世界生物制药产业的成长喝彩吧。

 

Cynthia Kenyon

 

在谷歌,与抗衰老事业,斗争到底

 

谷歌公司的Calico部门被称为“世上最神秘的研究部门”,致力于延长寿命和老龄化研究。更让人惊艳的是,该部门集合了整个生命科学衰老研究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们,其中包括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Cynthia Kenyon女士。

 

Kenyon女士是一位具有声望的遗传学家,也是一位在退休后不甘于清闲的学者,在Google创立Calico之初,她为创始团队提供咨询,而后加入了这家公司CEO Art Levinson和R&D总裁Hal Barron的团队,成为了Calico的副总裁。

 

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Kenyon女士研究了数十年的蛔虫机制,并通过基因修饰双倍延长了蛔虫的寿命。早在1999年,她与Elixir Pharmaceuticals(现已被诺华收购)合作研究临床转化医疗。

 

Calico曾属于Google公司的生命科学部,是后者在探索医疗保健方面的重要决策,主要进行人类衰老及相关疾病方面的研究,试图延长人类寿命,其重要性与搜索业务和广告业务一样重要。Calico下一步的计划是将该技术用于延长人类寿命和治疗衰老性疾病方面。Kenyo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正在研究抗衰老、保持健康和年轻的药物。但最后发现仅仅是带着疾病的延长寿命是最差的,因此人类的寿命不仅需要延长,还需要更少的发病、更健康的生活,甚至是拥有良好的视力。在她看来,目前她们在探索的一些途径将会使设想变为事实。根据Kenyon透露,生命科技部门在营销和财务方面可以独立运营,Calico主要是通过吸收优秀的学术人才和商界精英,从事与生命科学专业相关的研究。

 

去年,Calico与艾伯维公司($ABBV)在中枢神经系统(CNS)和癌症等衰老性疾病方面展开合作,并与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NMIT哈佛博德研究所、巴克研究所等国际顶尖学术机构研究衰老。

 

Kenyon女神的出彩点之一拥有生物人渴望的一切“光环”,加入了知名的团队、由一个资金充足且研究前卫的公司给予其鼎力相助,出色的团队领导力。的确,她似乎拥有一切。Kenyon曾在SFGate里写道,对于我来说,永葆青春看似遥不可及,但是从分子角度而言这不仅是一个梦想,而是将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现实。

 

Melinda Richter

 

在强生, 维护生物初创企业的公平竞争

 

Melinda Richter在生命科学的职业生涯起步于其北京的一家医院的病床上,当时医生告诉她可能会因虫子叮咬而丧命。

 

早在1996年,Richter是加拿大著名电讯设备供应商北电网络(Nortel Networks)的中国区商务经理。当被送到一家国际诊所时,医生并不确定她是不是患有一种类似脑膜炎的小病;而后她先后去了一家北京医院和一家香港大型的医疗中心,医生们都表示对她的疾病不了解,也不确定她能否活下来。最后,Richter的公司邀请了一个来自英国的诊断专家,对她获得的感染进行了精准诊断,并给予了合适的疗法,使得她在几个月后康复。

 

但是这个经历改变了她原来的职业生涯规划,对生命科学职业的敏感性让Richter在死神前被唤醒,她很疑惑,为什么人类对生死的看法显得如此困惑甚至是观点相左呢?为了一探究竟,她放弃了原来的行业投身到生命科学领域。当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医生能否准确地告知患者患病原因。

 

Richter既不是受过科班培训的科学家,也没有自己创立一家生物公司的意图。但这丝毫不阻挡其将所理解的商业知识运用到医疗保健领域的计划。在挖掘全球早期临床药物的研发pipeline过程中,她发现,新兴公司在I期临床试验之前,皆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需要频繁的筹集成本。一旦资金流断裂,任何一家有治疗前景的科技都会被扼杀在成功终点线前。

 

Richter的观点是,只要创新者一开始就能降低风险,证明自己的产品比别人便宜,一般在开始(pre-A之前)都能拿到资金。但是随着研发难度的增加,而后能否能继续A轮融资或者引入制药合伙人阶段?

 

出于这种担忧,她成立了一家致力于生物技术孵化和评价的公司Prescience International。2011年,强生公司前来寻求合作,邀请她主导成立了圣地亚哥孵化器。2013年,Prescience被强生公司收购,制药人将新成立的部门称为JLABS,相当于一个研发孵化器,任何初创公司都可以在这里租赁场所聚焦研究。

 

作为JLABS的老大,Richter负责监督该机构的运营工作,并在合适的时机筛选出有潜力的生物技术公司。Richter表示,在她们孵化器内的企业不一定要进行股本交易或者控制权选择,他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谈判。现在,JLABS 已经有四个地点,总部在圣地亚哥和波士顿,在旧金山还有两块地盘,2016年还将在德州休斯顿医学中心和加拿大多伦多成立孵化中心。

 

Richter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纵观整个行业,我们应该做的是消除科学到临床转化间的障碍,这不仅仅是JLABS要做的,且是整个行业需要做的。庆幸的是,在处理每一个项目时,她依旧坚守着20年前从北京医院里的那颗初心,即找到对患者有用的疗法。

 

Denise Scots-Knight

 

让制药公司在运营、财务与研发中寻找平衡

 

当候选药物还没有实与财务分开,保持现盈利或者公布盈利声明时,生物制药公司如何生存发展?在Mereo公司里,其中一个解决方案是将无形资产与财务独立出来,让投资者对公司的技术更感兴趣。

 

Mereo从英国的风投Woodford 和Invesco Perpetual等处获得资助,今年以1.19亿美元的启动资金成立,与诺华公司签订了排他性的合作协议,现在公司的CRO外包合作,目前该公司有20到25人。

 

Denise Scots-Knight表示,对于一些从实验室走出来的新兴创业研发公司而言,如何制作出令人满意的“收入-支出”报表,是让人很头疼的事情。

 

今年7月,诺华公司宣布,同意分拆三个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资产换取Mereo的股圈。该交易涉及的药物包括BPS-804,提高骨密度,治疗骨质疏松症的药物。BCT-197是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的急性加重型症状, BGS-649则是用于治疗肥胖男性性腺功能低下患者,使其睾酮水平正常化的药物。这些化合物入股公司后,将根据药物开发进展取得里程碑支付的股份以及未来的潜在销售提成。

 

Scots-Knight的职业生涯包括在生命科学公司的研发管理和行政事务,同时她还是上市公司Nabriva ($NBRV)的品牌主席,还是OncoMed ($OMED)和Albireo董事。

 

她常言,我们生科人的眼界还可以更开阔些,她坚信Mereo可以研发出好的专科药,但她也不放弃其他的机会。等你自己建立了一个公司,你才发现很多不是如你所期。

 

Beth Seidenberg

 

女性也可以在生物制药领域成功

 

Beth Seidenberg是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的合伙人,后者是一个生物行业的妇女联谊会,妇女在以男性主导的生物产业中取得成功更加难,因此她需要打破传统的性别歧视,并需要以女性视角思考生物制药和医疗产业的发展。

 

Beth Seidenberg在迈阿密大学获得医学博士,曾在英国国民健康服务中心从事医疗健康研究,在百时美施贵宝和默克公司担任高管,去她安进做过首席医疗官,她专注于生命科学投资。自从2005年加入KPCB创投公司以来,塞登伯格已经孵化了五家公司,并是两家公司的创始CEO:Arresto(2011年卖给吉利德科学公司),专注于治疗癌症和纤维化的抗体类药物;3-V生物科学公司(3-V Biosciences),专注于传染病的治疗药物;Auxogyn,专注于用于试管授精的设备和诊断;Epizyme,专注于基于表观遗传学靶点的药物;以及iPierian,专注于通过诱导多能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iPS)对神经退行性疾病进行药物研发。

 

加入KPCB,Beth Seidenberg博士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女性成为企业家或者是生命科学行业的导师,引导她成功的驱动力是“不断向前看”现在最让她担心的是,人们对生物技术产业的悲观,而事实上全世界只有很优秀的女性才有机会进入这个行业。同样,她也不希望所有的天才都进入STEM(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专业。她最近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我们需要有才华的程序员,但是我们更需要科学家。

 

在生物技术工作了20余年,从R&D到企业管理,这个行业的宗旨始终是改善人们的健康。她认为从关注生命本质的使命出发,再专注于创新,一定会取得成功的。但她也强调,生物技术是复杂的,一个人不可能成为生物制药和医疗器械全行业的领袖。对于那些想要成功的人,她的建议是:

 

1、成为某一个区域或领域的专家;

 

2、不抱怨,去做就好;

 

3、说出来,不要害怕有反对的观点。

 

尽管这是一个号称“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时代,但事实上,女性CEO或创始人只占到15%,因此她致力于帮助更多的女性和少数族裔。因此,Beth Seidenberg博士倡议:女性朋友常常有很多好的想法,应该像她这样,展示给领导或者发挥你的领导力,行业需要更多的巾帼冠军。

 

本文转载自生物探索,赛业生物特别分享。

  • 侧边栏广告 - 模式动物成功案例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
  • 侧边栏广告-积分兑换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