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高效读文献?Science 10 位学者宝贵经验分享

日期: 2016年05月20日


    

 

有关于如何阅读科研论文的建议,《科学》(Science)请教了来自不同的领域,处于不同职业阶段的十几位科学家,让他们介绍一下自己阅读文献的方法。虽说阅读文献可以熟能生巧,但总有些绊脚石,下面就由这些科研人员指出这些障碍和克服它们的方法。

 

你如何着手阅读一篇论文?

 

Jesse Shanahan(卫斯理大学天文系硕士)

 

我先读摘要。然后浏览引言,略读全文,查看图表。我会尝试找出哪一两张图是最重要的,并且确定我真正地看懂了它们。接下来,阅读结论/总结。只有当这些都做完了,我才返回去看技术细节去搞清楚我可能存在的疑问。

 

Cecilia Tubiana(马克斯·普朗克太阳系研究所的科学家)

 

我首先阅读摘要和结论。这能让我了解内容是否和我的专业相关,以及最后是否达成了摘要所提到的预期目标。我对文章的第一印象来自图表,但我通常还是会从头到尾把论文看完,以便真正理解作者想要展示的思路。

 

清楚你最想从这篇文章里得到的信息是什么,并把注意力集中在这里,你才能获得最高效的阅读。你还可以拿自己的结果和作者的比较,或者带入自己的想法,或者尝试把作者的思路和方法等扩展到新发表的数据。

 

了解这篇文章的被引用情况,可以让你看到和你从事类似研究的科学家怎样使用这篇文章,会帮助你明白其中哪里部分和你的研究相关,为什么相关。

 

Jeremy C. Borniger(俄亥俄州立大学神经科学博士生)

 

当我只是想要了解其主要观点时,就略读摘要和图表,浏览讨论,寻找重要的论点。我认为图表才是一篇论文中最重要的,因为作者更可能玩弄把摘要和文章主体包装出一个吸引人的故事。如果有不清楚的部分,我就转而去看方法。

 

当我想深入钻研某篇文章,我会完整地阅读,还会去查阅这个研究小组之前文章,或者其他相同主题的论文。如果文章中特别有趣或者存在争议地方有引用,我也会找出来读一读。当我想知道更多细节,我就会去查阅文章提供的数据库或补充信息。

 

当作者的研究与我的类似,我就会去看文中的相关数据,判断是否与我们的发现一致。当我们的结果矛盾,我会去思考其原因。另外,我还会设想如果在我们的模型中使用他们的方法会得到什么结果以及能学到什么。有时候需要注意作者对于特定方法的选择。为何作者弃而不用常规方法,而选择了一种不为人知的实验?

  

Kevin Boehnke(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生)

 

我总是从题目和摘要开始,来判断我是不是有兴趣,以及是否能读懂。然后,我会阅读引言来了解作者设置的问题是什么,再跳到图表以便熟悉文章的数据。接下来我会阅读讨论,去了解这篇文章的内容如何纳入已有的知识体系。

 

我会特别注意研究的局限,和对数据推论。有些人总比别人解读出更多的东西,这对我来说是个危险信号。我也会以传染病学专家的身份审视这些研究,去确认实验设计是否足以验证所提出的假说。

 

当我更深入的探究论证框架、图表和讨论,我会思考哪些部分是新鲜和让人兴奋的,哪些部分在生物学上或者逻辑上相关,哪些部分获得了最好的文献支持。我也会思考哪部分符合我已有的假说和研究问题。

 

Gary McDowell(塔夫茨大学发育生物学博士后)

 

我的阅读方法取决于文献本身。有时我会快速扫过全文去看有多少内容和我的研究兴趣相关。如果直接适用于我当前的课题,我会仔细地阅读除了我特别熟悉的前言以外的其他部分。我会尝试找到需要特别注意的文字和图表,然后在结果和讨论中阅读相关信息。

 

我也会查阅可能让我感兴趣的引用。但有时候我会好奇地查看这个领域的哪个人被引用了——但我更倾向于查看谁没有被引用——以了解作者是否选择忽略某些研究方向。我常常发现补充图(supplementary figures)能展示出最引人入胜的结果,尤其是当它们展示的信息和作者没有提及的本领域研究有关,或者这些信息含糊不清或者不确定能否支持了作者希望讲述的故事。

 

Lina A. Colucci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健康科学与技术项目博士生)

 

手头有一个写作任务会让我成为一个积极的读者,而不是浏览大段文字却忘记刚刚看过的部分。举个例子,当阅读背景信息的时候,对于一个特定的主题,我会把每篇文章中有用的信息粘贴在一个 Word 文档中。我也会把自己的新想法和我需要探索的问题作为评论写入其中。将来我就不需要重新阅读这些文献,而只需要阅读这个 Word 文档就行了。

 

我也会用类似的方法在 EXCEL 表格中记录,总结各个小组如何进行某个特定的实验。

 

Brian Nosek(弗吉尼亚大学大学心理系教授,夏洛茨维尔开放科学中心执行主任)

 

我选择阅读的文献时,会考虑它们是否与我的研究相关。也会选择那些能引起广泛兴趣和讨论的论文,因为这样的论文会让我们以更开阔、更新颖的方式研究心理学或科学。我更多的时候是希望从文章里了解到有关方法论、实验设计和统计分析的信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作者做了什么(方法),以及发现了什么(结果)。

 

在前言中了解作者有关于自己的做这项研究的原因、以及在讨论中了解他们对于研究结果意义的看法也很有趣。但这些部分通常反映的是作者的理论偏好和看待方法和结果的一种方式。所以如果是我非常熟悉的领域,我就不会关注这些部分了。但当论文是关于我不熟悉的领域,我就会认真地阅读这些部分,来学习这个领域的假设和相关阐释。

 

Ulf Leonhardt(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物理学教授) 

 

第一遍我会读得很快,只是想知道这篇文章能否引起我的兴趣。如果决定读第二遍,我就会放慢速度并关注细节。

 

如果这是一篇理论性的论文并且对我的研究很重要,我会尝试重新创造(reinvent)它。在这种情况下,我从文章的出发点开始,然后完全不看那篇文章而尝试独立得到所有结果。有时候这是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有时候我被作者惹恼了:他们没写清楚,省略了要点,却保留了没用的废话。但有时我从中获得灵感。

 

Charles W. Fox(肯塔基大学昆虫学教授)

 

我几乎都是先读摘要,如果我觉得这篇文章有价值才会继续阅读。如果我很熟悉论文的主题,我就会直接读前言的最后一段,确定作者想要阐述的问题是什么。然后查看图表,最后阅读或者浏览结果和讨论。

 

如果我对文章主题不熟悉,我通常会细致地阅读前言以了解研究背景。然后浏览图表,阅读结果。

 

Marcia K. McNutt(《科学》杂志主编)

 

作为《科学》的主编,我总是需要阅读和理解专业以外的论文。通常我从通讯编委的概要读起,那就是写给我这样的人:对世间万物都好奇心的科学爱好者,但只对一个领域有深入了解。然后,我会查看是否有人就这篇论文撰写了新闻稿。第三,我查看是否有其他科学家发表了关于这篇文章的观点。查看其他人观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扩宽论文可能传达的信息,但通常这些作者也能够帮助非专业人士很好地提取论文的要点信息。

 

然后我会去处理摘要,它写给广泛的读者群。最后,我回到论文本身,顺序阅读每个部分,前言,结论,每张图表,然后再一次通读论文。

 

当你遇到看不懂的地方你会怎么做?

 

Kevin Boehnke(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生)

 

如果我不懂的地方不多,我就做个记录,留待以后查阅。但如果它导致我的整个阅读变得吃力,我发现更高效的办法就是去阅读一篇相关的综述,或者是教材的相关章节,这样我就获得了必要的背景知识以继续阅读论文。

 

阅读中会遇到只被用于某些专业小分支的缩略语和术语,除非它们真的和我的研究有关,我都不会去深究这些细节。但总是会花时间去确认是否我理解了文章所用到的方法。

 

Cecilia Tubiana(马克斯·普朗克太阳系研究所的科学家)

 

这取决于没读懂的部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对全文的理解。在第一遍的时候我通常不会试图搞懂所有的细节。如果没读懂的地方对我的研究很重要,我会请教同事甚至直接询问文章的主要作者。我一般不会去阅读参考文献去理解所有的研究背景,毕竟时间有限,直接问人效率要高的多。

 

Jeremy C. Borniger(俄亥俄州立大学神经科学博士生)

 

当我遇到看不懂的地方,我通常都会立刻停下来去查阅相关信息。如果看不懂一个关键的措辞,可能就完全不能理解论文接下来的部分。但有时候也会一发不可收拾,我不断地查东西,就像掉进了无底的兔子洞(X是什么?X会影响Y,所以Y是什么?)。了解事物的联系可能会很有趣,但这个过程会不知不觉地吞噬你的时间,让你忘记手头的任务。

 

有时候,被各种各样的术语淹没了实验的要点。在这种时候,你可以问自己“作者试图问答一个什么样的问题?”,这可以帮助你判断他们是否完成了这个目标。

 

Brian Nosek(弗吉尼亚大学大学心理系教授,夏洛茨维尔开放科学中心执行主任)

 

我会问自己:我不懂的部分是否影响到我理解所需的信息?现在我会大量阅读专业以外的文献,通常理解论文实质内容并只需要浅层知识就够了。但如果需要达到一定的理解深度才能阅读论文,我就会做些背景工作。

 

Charles W. Fox(肯塔基大学昆虫学教授)

 

最近我不得不阅读一些专业以外、充斥陌生术语的文章。有时候我可以从图表和结果中直接获得需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会用 Google搜索词汇的定义和概念,也有时候会去看文章的参考文献来促进理解。偶尔地,有些文章(至少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我就不费力去读了。

 

Jesse Shanahan(卫斯理大学天文系硕士)

 

我喜欢在线阅读,这样我就可以轻松地把不懂的东西“复制粘贴”到浏览器中搜索。

 

你是否有时候感觉被文献压垮了?

 

Kevin Boehnke(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生)

 

当论文不属于我的熟悉的领域、特别的冗长,或者塞满了各种技术性的术语,我特别容易崩溃。这种时候,我就把文章切割成几个大块,在几天内阅读。当遇到真正困难时,和同事一起研读也会有很大的帮助。

 

Cecilia Tubiana(马克斯·普朗克太阳系研究所的科学家)

 

我常常感觉如此! 但你并不需要对每个部分都深入了解。同时也要意识到自己的极限:当你并不擅长想要效仿的部分,是不是可以与别人合作?

 

Jeremy C. Borniger(俄亥俄州立大学神经科学博士生)

 

是的。这种时候你要意识到有些文章是许许多多的科学家年复一年的工作成果。指望一个下午就融会贯通本来就不大现实。

 

Gary McDowell(塔夫茨大学发育生物学博士后)

 

当一篇文章给我带来了挫败感,而它对我的研究又十分重要时,我会先把它放到一边,过一段时间再读。但当我真的是力不从心,我只好把它丢在一边,除非有同事能帮我解释。

 

Kevin Boehnke(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生)

 

是的,好多次了。这也是为什么我通过和研究人员聊天,不断犯错、不断尝试创造了一套自己的阅读策略。我还也曾感到挫败,把那些讨厌的文献统统扔开,再不看它们一眼。

 

Brian Nosek(弗吉尼亚大学大学心理系教授,夏洛茨维尔开放科学中心执行主任)

 

一直都是这样。如果这篇文章和我想要解决的问题有关,我就能意识到文章中包含我没有理解的关键的信息。这时候的困惑就不是坏事,而是机会。我是无知的,我需要减少自己的无知。这篇论文可以帮助我。

同时,也有些论文写得很糟糕,根本不值得努力去读。总有其他人会把概念写得更清楚,所以我只把注意力集中在理解本质上,而忽略那些糟糕的语法。

 

你还有什么其他小窍门么?

 

Jesse Shanahan(卫斯理大学天文系硕士)

 

尽可能的多读。创建一个文献阅读目录,记录这些论文的摘要、要点,甚至一两个重要的图表,以及引用记录。注意不同的论文组织方法和写作风格,这能帮助你发展出一种有效、独特的风格。

 

毫不犹豫地请教有经验的科学家。在你请他们给你讲解文章意义的时候其实也在帮助他们。所有的科学家都需要练习如何用通俗的语言讲解复杂的概念。

 

Kevin Boehnke(密歇根大学环境健康科学博士生)

 

保持耐心,不要畏惧或羞于求助于维基百科之类的来源,或者你可以看看“更外行”点的东西(比如博客)来找感觉。问许多许多的问题。如果不能清晰地理解一篇论文,可以与圈内人讨论。如果你依然困惑,而那篇文章又很重要,写邮件请教作者。

 

Lina A. Colucci(哈佛麻省理工学院健康科学与技术项目博士生)

 

如果有一个需要我全面理解的重要文献,我就会想办法做一次关于这篇论文的俱乐部式的报告。对我来说,阐述某一篇论文、回答问题是研究材料最好方法。

 

另外,使用一个优秀的文献管理软件。在做研究、阅读文献、以及写文章的时候,Mendeley 都帮了我的忙。

  

 

  • 侧边栏广告 - 模式动物成功案例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
  • 侧边栏广告-积分兑换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