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谷专访:赛业十年蜕变——专注与创新,打造生物科研服务国际化品牌

日期: 2016年10月20日


    

编者按赛业生物创建十年,始终专注于生物科研服务,以国际化、创新和信息化的竞争优势在生命科学领域树立了品牌,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今天,生物谷有幸与赛业苏州CEO郑敦武先生畅谈,揭秘赛业的成长之路。

 

赛业苏州CEO郑敦武先生

 

生物谷:今天很高兴能采访到郑敦武先生。赛业生物创建十年,定位于科研服务,在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以及基因工程鼠方面都颇有建树,在业内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作为赛业苏州CEO,您能谈谈您所经历的公司发展历程吗?

郑敦武: 我于2008年进入公司,一晃8年过去,目睹了公司从10个人发展到全球四百人的规模,在广州、苏州、美国加州湾区、德国法兰克福和日本东京都建有设施, 业务领域涉及基础研究、生物制药以及新药研发。在这一过程中,我也陆续参与了生产、研发、业务推广直至公司的全面管理,在见证公司发展的同时自己也成长为 一名充满自信的职业经理人。我们始终践行We help you discover life的公司格言,全心全意服务于科研,并用实际行动获得了广大科研工作者的信赖,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创新能力也不断加强,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生物谷: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辛的过程,赛业十年的发展也一定有遇到过挫折吧?

郑敦武: 是的,这十年来我们尝试了不少业务方向,其中很多都失败了,归根到底是我们偏离了自己的业务专长。但经历的这些教训,使我们更加坚定地把自己定位于科研服 务。尤其在开展日本业务的过程中,我们对日本企业长盛不衰,动辄几百年的历史深有感触,其秘诀就是不受外部干扰专注地做一件事,并把它做成全世界最好最 精。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期,有一些历史悠久的公司禁不住诱惑偏离了自己的主业,结果遭受了惨痛的教训。我们的两家日本代理商都是百年老店,他们的 专注和敬业也影响了我们。

生物谷:您的意思是中国的企业不够专注?

郑敦武: 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经济转型期,也就是从“传统粗放型经济”往“科技创新型经济”转变。最近的一个现象是热钱开始从传统经济涌入以高科技为代表的新经济, 这对经济转型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但带来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容易让原本专注于创新的企业在诱惑和压力之下通过资本运作盲目扩张,最后可能因拿不到投资回 报而自食恶果。我们始终坚持要通过创新提高自身的竞争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去落实我们的既定战略。

生物谷:你们的既定战略是?

郑敦武: 我们的业务也是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过程,但从零发展到过亿的销售收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用投资人一分钱,这个在业界是十分少有的。我们只有在确定可 以为投资人带来满意回报的时候才接受了投资,即便如此,我们也会把钱用于进一步建立我们的竞争优势,而非盲目扩张。我们的战略是不受外界干扰,坚定地建立 自己的竞争优势,持续不断地为客户带来价值。

生物谷:那么,你们的竞争优势是?

郑敦武:我认为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是国际化、创新和信息化。
先 谈国际化。经常有人问我们,赛业到底是一家中国公司还是一家美国公司?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对于科研来说国界是模糊的,大家都在全球发行的杂志上公开自己的 科学发现。我们的员工来自世界各国,我们也为世界各国的科学进步贡献微薄之力,这是最为重要的。目前在谷歌学术上可以查到的引用到我们的SCI论文已超千 篇,其中不乏高质量的CNS(Cell/Nature/Science)论文,去年8月最后一期的Science对我们有详尽的介绍,这些在国内同行中是 绝无仅有的,下一步我们的目标是全面超越国外同行。
再谈创新。我们的服务对象是科研,科研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动态的领域,没有创新随时会被淘汰。我们有国际顶尖的生物学家和擅长于把科学问题工程化的技术团队,我们注重的创新是把前沿科技成果转化成高效的工具来服务于科研,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这种持续的创新能力。
最 后谈信息化。IT和生物信息是我们的传统强项,我们内部的数据中心有每秒5万亿次的浮点运算能力和超PetaByte的存储能力,因此具备了大数据和大运 算量的处理能力。举个很直观的例子:Broad Institute对外提供的一条gRNA序列的全基因组脱靶效应分析需要7分钟才能返回结果,而我们的数据中心7秒之内就可以完成。

生物谷:关于你们的创新,能举一个例子吗?

郑敦武:一个比较突出的例子,是我们利用过去5年的时间搭建了一个互联网+基因载体的智慧生产平台(www.vectorbuilder.com), 其目的是改变目前各个实验室基因载体作坊式制作的现状,用智慧生产满足千千万万的个性化需求,以网上订购取代DIY(do it yourself)的低效操作。这个我不做过多解释,你可以到这个网站上看看,不超过5分钟你就全明白了。目前通过这个网站从世界各地收到的订单量正在快 速增长,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在几年以后让实验室自己克隆载体的情况变成历史。

生物谷:你们看起来真是BT(Biotechnology)和IT结合的典范啊!

郑敦武:正如赛业生物的创始人是BT和IT的结合,我们公司也是BT和IT的结合,因为我们笃信这两个领域的交叉能够给客户带来巨大的价值。例如,我们制备基因工程模式动物所用到的各种载体包括打靶载体,都已经能够在我们上面提到的生物信息平台VectorBuilder上进行自动设计,我们数据中心强大的运算和存储能力能够让我们快速进行跨物种、全基因组的大数据分析比对。下一步,我们打算把这些功能免费开放出去,甚至把我们的一些生物信息工具免费开源出去,形成全行业的标准,给广大科研工作者带来更多便利。

生物谷:你们的国际化程度很高,这是如何做到的?能透露一下你们的国际业务分布吗?

郑敦武: 根据我们的最新数据显示,生命科学市场在全球的分布应该是北美占37%,欧洲占28%,日本占13%,中国占12%,亚洲其余地区占8%,其他占2%。这 也是我们未来国际业务分布比例的目标,因为我们是这个领域的服务员,哪里有生命科学我们就会在哪里出现。目前北美、欧洲和中国已经分别占据我们业务比重的 一、二、三位,下一步我们会重点进一步加大在欧美和日本的市场力度。
做好国际化,首先要有国际化的视野和国际化的团队,要懂得各个国家的文化和 规 则,我们的员工有不同国籍,大概能够数出十个国家,我们用于内部和外部交流的语言有中文、英文、法文和日文四种之多,但我们的共同使命只有一个,就是We help you discover life。

生物谷:恭喜你们在短短十年取得这般优异成绩,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够有机会与您再次畅谈赛业生物的更大成功!

郑敦武:一言为定!

 

郑敦武先生简介:
郑敦武先生领导和参与了赛业生物多个产品线和服务平台的开发,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在基因打靶、基因编辑、干细胞研究和免疫细胞治疗等领域都有很深造诣,同时他又是一名有创新思维的管理者,带领赛业生物把多项产品和服务推向世界。

 

 

  • 侧边栏广告 - 模式动物成功案例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
  • 侧边栏广告-积分兑换礼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