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AS:揭示血吸虫病肝纤维化调控新机制

日期: 2018年02月01日


    

导读:血吸虫病是一种古老热带传染病,其主要病变是引起肝维化。研究已表明肝星状细胞(HSC)是肝纤维化的主要效应细胞,其活化可转化为肌成纤维细胞,并分泌胶原蛋白引起肝纤维化。今天,赛业小编为您推荐“PNAS:揭示血吸虫病肝纤维化调控新机制”,详情如下:


血吸虫病是一种古老热带传染病,其主要病变是引起肝维化。研究已表明肝星状细胞(HSC)是肝纤维化的主要效应细胞,其活化可转化为肌成纤维细胞,并分泌胶原蛋白引起肝纤维化。


海军军医大学潘卫庆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发现了一种微小RNA(miR-351)可调控HSC的活化从而促进血吸虫病肝纤维化的发生和发展,并阐明了miR-351表达及其调控作用的分子机制,相关研究结果近日在线发表在国际著名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上。

  

研究发现一种微小RNA


微小RNA的表达异常是人类许多疾病的基本特征之一,通过基因治疗的方法将异常表达的miRNA水平恢复至正常水平有可能成为新的疾病治疗方法。


海军军医大学潘卫庆教授领导何兴博士等人发现血吸虫感染可致宿主miR-351表达上调,而通过8型重组腺相关病毒(rAAV8)为载体进行干预使其表达下调后,可减轻感染小鼠肝纤维化程度继而保护小鼠免于发生血吸虫病死亡。

  

潘卫庆教授
我国热带病学专家、校热带传染病学教研室主任潘卫庆教授(图片来自海军军医大学)


关于miR-351调控肝纤维化的机制,已经表明维生素D受体是肝纤维化SMAD通路中的一个抑制因子,这项研究发现维生素D受体是miR-351的靶基因。血吸虫感染上调了miR-351的表达,并通过靶向作用降低了维生素D受体水平,从而激活SMAD通路并促进HSC的活化和肝纤维化的发生和发展。


血吸虫感染是如何上调miR-351的表达?


研究人员通过研究阐明了miR-351在HSC中的表达调控机制: 在血吸虫病肝纤维化过程中,miR-351是受到IFN-γ的负性调控,即IFN-γ通过激活转录因子STAT1诱导干扰素调控因子2(IRF2)的表达,升高的IRF2可通过结合到miR-351前体基因的启动子区域从而抑制miR-351前体的表达。该重要发现也阐明了IFN-γ抗纤维化的机制,即IFN-γ通过抑制miR-351的表达以提高维生素D受体的水平,从而阻断SMAD通路。


纤维化是各种慢性炎症疾病的最终病理结局,几乎影响身体的每个器官,并可能导致永久性疤痕和器官功能障碍等,并最终导致死亡。纤维化疾病已成为发达国家的主要死亡原因。但是,目前尚无有效的抗纤维化疗法问世。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了rAAV8载体介导的以miR-351为靶分子的干预方法具有抗纤维化的治疗作用,这将为治疗包括血吸虫病在内的多种纤维化疾病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

  

研究团队成员、文章作者
研究团队成员、文章作者


原文标题:


MicroRNA-351 promotes schistosomiasis-induced hepatic fibrosis by targeting the vitamin D receptor


本文来自生物通,转载的目的在于分享见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模式动物完整解决方案:

TurboKnockout基因敲除小鼠:减少两代繁育时间,ES打靶仅需6个月

CRISPR基因敲除基因敲除长达20kb,基因敲入长达10kb

人源化小鼠:平台体系成熟,服务于辉瑞、阿斯利康、恒瑞医药等知名药企

转基因小鼠:Nature等顶级期刊引用,年构建高达5000例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招聘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