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教授Nature发文:Hippo信号通路研究新进展

日期: 2017年09月30日


    

导读:上海交大,英国伦敦大学的科研人员发表新文章,通过解析人MOB1-NDR2蛋白复合物的晶体结构,指出MOB1与LATS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是必不可少的,而MOB1与MST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则不是必需的。今天,赛业小编为您呈现“上海交大教授Nature发文:Hippo信号通路研究新进展”,详情如下:


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英国伦敦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题为“Stable MOB1 interaction with Hippo/MST is not essential for development and tissue growth control”的文章,通过解析人MOB1-NDR2蛋白复合物的晶体结构,指出MOB1与LATS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是必不可少的,而MOB1与MST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则不是必需的。


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文章的通讯作者分别为上海交通大学吴更教授,以及英国伦敦大学的Alexander Hergovich,文章的第一作者包括林葵等。


Hippo信号通路是一种在动物发育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细胞信号传导通路,负责调节细胞增殖与器官生长。该通路中关键基因如mob1、lats1的突变与多种癌症密切相关。哺乳动物Hippo信号通路的核心包括:激酶LATS1/LATS2、激酶MST1/MST2、肿瘤抑制蛋白MOB1和转录活化蛋白YAP(它们在果蝇中的同源蛋白分别为Wts、Hippo、Mats和Yki)。MST1/2会把LATS1/2和MOB1磷酸化,形成LATS-MOB1复合物。被MOB1激活的LATS1/2把YAP磷酸化,抑制其功能。细胞中还有NDR1/NDR2激酶,是LATS的同源蛋白。


研究人员通过解析人MOB1-NDR2蛋白复合物的晶体结构,并与已报道的MOB1-LATS1复合物结构进行比较,找到了MOB1上分别介导与NDR1/2、LATS1/2、MST1/2结合的关键残基。对这些MOB1的关键残基进行点突变,可以选择性地破坏MOB1与LATS1/2或MST1/2的结合,而与其他蛋白的结合则不受影响。


研究人员对突变体的进一步研究发现,选择性破坏与LATS1/2结合的MOB1突变体不能在anchorage independent cell growth assay实验中抑制乳腺癌细胞生长,在果蝇复眼中的异源表达也不能抑制mats基因敲除造成的类肿瘤组织增殖。相反地,选择性破坏与MST1/2结合的MOB1突变体与野生型MOB1一样,可以抑制乳腺癌细胞生长,在果蝇复眼中的异源表达也可以抑制mats基因敲除造成的类肿瘤组织增殖。


这些结果表明:MOB1与LATS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是必不可少的,而MOB1与MST1/2的结合对组织生长和器官发育则不是必需的。该研究为我们深入理解动物发育和人类癌症发生的机理奠定了基础,为研发针对Hippo信号通路异常的抗癌药物提供了结构上的依据。


原文标题:


Stable MOB1 interaction with Hippo/MST is not essential for development and tissue growth control


来源:生物通——由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转载发布

  

模式动物完整解决方案:

TurboKnockout基因敲除小鼠:减少两代繁育时间,ES打靶仅需6个月

CRISPR-Pro基因敲除:基因敲除长达20kb,基因敲入长达10kb

人源化小鼠:平台体系成熟,服务于辉瑞、阿斯利康、恒瑞医药等知名药企

转基因小鼠:Nature等顶级期刊引用,年构建高达5000例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招聘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