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医大南月敏组:MiR-130a-3p对调控肝星状细胞活化及凋亡的作用研究

日期: 2017年11月27日


    

导读: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microRNAs(miRNAs)参与肝纤维化进程的不同阶段,包括HSC的激活、增殖和细胞外基质(ECM)的产生和沉积。最近的研究表明,miRNAs可以调控HSC的活化、增殖和凋亡,从而对肝纤维化进程产生影响。今天,赛业小编为您推荐“河北医大南月敏组:MiR-130a-3p对调控肝星状细胞活化及凋亡的作用研究”,详情如下: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的最极端形式,其特征为脂肪肝、小叶炎症和进行性细胞周期性纤维化。肝星状细胞(HSC)是响应非酒精性纤维化脂肪性肝炎发展进程中的主要细胞类型。非酒精性纤维化脂肪性肝炎的发病机制非常复杂,有效的治疗方法很少,目前对肝纤维化的机制了解甚少。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microRNAs(miRNAs)参与肝纤维化进程的不同阶段,包括HSC的激活、增殖和细胞外基质(ECM)的产生和沉积。最近的研究表明,miRNAs可以调控HSC的活化、增殖和凋亡,从而对肝纤维化进程产生影响。


本研究在甲硫氨酸胆碱缺乏饮食诱导纤维化的NAFLD小鼠模型的肝脏中观察到miR-130A-3P的表达显著减少,并且发现在激活的肝星状细胞(HSC)中miR-130A-3P的表达也显著减少。双荧光素酶活性测定证实转化生长因子β受体(TGFBR)1和2都是miR-130a-3p的靶基因,并且TGFBR1和TGFBR2在肝脏中表达量显着增加。


在HSCs中过表达miR-130A-3p抑制了HSC的活化和增殖,并伴随TGFBR1、TGFBR2、Smad2、Smad3、基质金属蛋白酶-2(MMP-2)、MMP-9、I型胶原蛋白(Col-1)和Col-4的表达减少。


miR-130a-3p的过表达通过诱导caspase依赖性凋亡基因的表达来促进HSC凋亡。si-TGFBR1和si-TGFBR2转染实验结果显示其对HSC功能的影响与miR-130a-3p一致。TGFBR1和TGFBR2减缓了由miR-130a-3p介导的Smad2、Smad3、Col-1和Col-4的mRNA及蛋白质表达水平的降低。


本研究结果表明miR-130a-3p在非酒精性纤维化脂肪性肝炎进程中可能通过TGF-β/SMAD信号通路直接靶向TGFBR1和TGFBR2起到负调节HSC活化和增殖的关键作用。

  

“miR-130a-3p抑制细胞增殖和生长并诱导活化的HSC凋亡”/
图miR-130a-3p抑制细胞增殖和生长并诱导活化的HSC凋亡


参考文献


Yang W,Du J,Niu X,et al.MiR-130a-3p attenuates activation and induces apoptosis of hepatic stellate cells in nonalcoholic fibrosing steatohepatitis by directly targeting TGFBR1 and TGFBR2[J].Cell Death&Disease,2017,8(5):e2792.


来源:生物通——由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转载发布

  

细胞生物学:

干细胞培养基:品种齐全,国际专利上百种

冻存液:无蛋白、无需程序降温

细胞因子:380余种、高纯度、高活性

实验室耗材:无痕量金属、无热原、全美进口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