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意见:不能让基因编辑婴儿毁了CRISPR胚胎研究

日期: 2018年12月03日


    

生物通报道:11月一对双胞胎基因组编辑婴儿的诞生让大众对于CRISPR胚胎研究技术有了更多的了解,但大多都是负面的印象,一些科学家担心这会导致CRISPR胚胎研究被彻底禁止,这将不利于这一领域的发展。

 

图尔罗学院的生物学教授John D. Loike为此在The Scientist上发表了评论性文章:Don’t Ban the Use of CRISPR in Embryos,探讨了生物伦理学方面的问题:

 

11月,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何建奎宣布,他“第一次”使用CRISPR对双胞胎进行基因编辑,灭活趋化因子受体CCR5基因,这是HIV病毒用来感染人体免疫细胞的关键受体。

 

但对此,大家提出了很多问题:使用基因编辑来“保护”这些双胞胎未来免于感染艾滋病毒的医学动机是什么?为什么携带致命基因突变的胚胎不是基因编辑的目标受试者?我们如何保护未出生婴儿的“自主权利”?

 

而且,关于这种基因编辑技术如何被滥用的观点使科学家,医学伦理学家和立法者感到不安。如果能够制定与该技术相关的道德准则,那么中国政府下令暂停进行人类基因编辑就只是一个权益的步骤。

 

作为一名科学家和生物治疗师,我认为这种“第一”强调了指南的重要性,而不是反应性禁止或限制。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本周在香港举行的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会呼吁建立一条“转化途径”,最终以负责任的方式为患者提供道德上令人难以置信的技术服务。正如一些科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所希望的那样,他们要求全球研究暂停类似研究是正确的。

 

禁止科学研究并不总是解决新生物技术带来的道德挑战。生物伦理学家和科学家可以从历史中吸取许多教训。一个教训是,在医学中应用具有创新性和道德挑战性的生物技术有时可以为社会带来未来的积极成果,甚至可能彻底会改变医疗保健。

 

例如,Robert Edwards在1978年开发的体外受精(IVF)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Edwards进行了第一次体外受精(IVF)手术,获得了一个名叫Louise Brown的女婴,那时,这个程序没有得到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没有人知道当一个卵细胞在女性身体外受精时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健康风险。现在,在Brown庆祝了她40岁生日之后,我们知道与体外受精相关的医疗风险幸运地极少——超过800万人为这一手术付出了生命。Edwards未经批准的临床试验的积极结果开发了一种彻底改变生殖医学的程序。

 

从概念上讲,CRISPR等基因编辑技术具有巨大的医学潜力。然而,科学家需要时间,资金和道德准则来研究基因编辑的新世界,识别所有的风险和收益。非常希望与基因编辑有关的负责任研究将实现其治愈一些影响人类的最具破坏性的遗传疾病的潜力。(赛业生物 www.cyagen.com

 

转载标题:专家意见:不能让基因编辑婴儿毁了CRISPR胚胎研究

 

本文来自“生物通”,转载的目的在于分享见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赛业生物科技简介】

作为实力雄厚的基因工程鼠技术平台,赛业生物已服务全球数万名科学家,赛业产品与技术已直接应用于包括CNS(Cell, Nature, Science)三大期刊在内的2030篇学术论文。2016年,TurboKnockout把 ES打靶金标准推向新高度;同年,CRISPR-Pro使大片段敲入及条件性基因敲除变得更加高效;2017年,AlphaKnockout基因打靶专家系统首次实现基于人工智能的最优化方案设计;同年7月,推出万例CRISPR-AI敲除小鼠资源库。赛业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助力中国科研!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招聘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