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Nature》:第一个CRISPR婴儿六大悬而未决的问题

日期: 2018年12月10日


    

第一例CRISPR婴儿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带来了许多新的问题,12月Nature杂志上,David Cyranoski展开了探讨,总结了六大悬而未决的问题。

 

1.贺建奎陷入困境了吗?

 

11月27日,也就是他在峰会上发表讲话的前一天,国家卫健委要求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南方科技大学也针对这一事件展开了调查。两天后,科技部要求他停止任何科学研究,目前贺建奎表示实验已经搁置。最终调查结果尚不清楚——贺建奎被指控违反了2003年的卫生部指导规范,但该规范不是法律,也没有明确的处罚方法。

 

南方科技大学是否会对他采取任何行动也不清楚,一位大学发言人告诉Nature,他“此刻不能透露相关信息”,等待“适当的时候”官方声明。贺建奎自2018年2月起休假,休假时间持续到2021年1月。本周,南方科技大学批评了他的主张,并停止了他的研究工作。

 

11月27日,南方科技大学主办的实验室网页(贺建奎一直在这一网页上向人们介绍有关基因编辑婴儿的信息)已经失效,不过实验室的另一个网页仍然存在。政府网站上几个赞扬贺建奎成就的介绍内容也消失了,此前科技部网站描述他开发的基因组测序技术,以及千人计划网站上赞扬他的基因组测序技术的网页,现在也都无法进入了。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有关,但这两个网页此前都还可以访问的。

 

据他的发言人Ryan Ferrell表示,贺建奎在峰会上发言结束后回到了他居住的深圳,没有参加11月29日的峰会出席仪式。“我已经回到深圳,我将留在中国,我的祖国,并充分配合所有关于我工作的询问。”

 

2.研究结果是否清晰?

 

许多科学家已经说过,应该通过一个独立的机构应该对父母和孩子的基因进行深入比对,来证实贺建奎的科学主张。但问题是,大家也都认可婴儿和他们的父母应该保持匿名。

 

“他保守着这个秘密,而且理由充分,”诺贝尔奖得主David Baltimore说,他是该峰会组委会主席,“我们甚至还没能部署一下如何进行独立调查。”

 

贺建奎研究团队可以提供匿名样本。外部科学家也可以访问他的实验室来分析数据。在其发言人发表的声明中,贺建奎表示他将邀请其他研究人员进行独立调查。“我的原始数据将可以用于第三方审核。”

 

他还说,他已将他的人类基因编辑研究的研究报告提交给期刊出版。他告诉一些科学家,论文将在今年年底发表,但尚不清楚是哪个期刊。但即使如此,严格的中国遗传资源法也会阻止他发表父母或孩子的基因序列,如果没有这些序列,科学家难以核实贺建奎的成果。

 

3. CRISPR是否准确编辑了双胞胎的基因组?

 

由于没有经过同行评审的出版物,或者有描述他基因编辑工作的预印本,一些科学家正在解析他的演示文稿,试图了解双胞胎的基因组是如何被编辑的,以及这些变化的潜在后果。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CRISPR基因编辑遗传学家Gaetan Burgio表示,根据贺建奎的演讲中提到的原始测序数据,表明婴儿细胞含有多个编辑版本的CCR5基因,分别完成了不同大小的DNA删除。由于CRISPR编辑一些早期胚胎细胞存在差异,或者无法编辑某些细胞,出现了这种这种“嵌合体”。其他研究人员也报道过编辑人类胚胎的镶嵌现象。

 

麻省大学医学院的RNA研究员​​Sean Ryder还提出了其它问题:贺建奎在基因编辑峰会上说他靶向CCR5基因,这是因为有些人自然携带CCR5突变:一种称为Δ32的DNA缺失,能令基因失活。但Ryder认为,贺建奎声称通过CRISPR基因编辑引入婴儿细胞的CCR5缺失与Δ32突变不同。

 

“重点是没有一个与Δ32突变相匹配,据我所知,这在动物模型中没有研究过。这不合情理”。

 

4.下一个基因编辑人会什么时候出现?

 

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工具先驱Jennifer Doudna在听到贺建奎峰会上展示的成果之后,表示 “我一直认为,流氓科学家会以不道德的方式使用这个工具。这是一个真正的风险”。

 

在贺建奎宣布基因编辑婴儿之前,许多科学家就已经担心此类事件的发生了,哈佛医学院院长,峰会组委会成员,生物学家George Daley指出用另一个人的健康线粒体DNA取代胚胎中的病变线粒体DNA,消除胚胎原有的致病原因突变,这也是另外一种方式。

 

尽管线粒体替代疗法缺乏生物医学界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但2016年也已经有医生在墨西哥制造了婴儿。

 

在香港峰会上,科学家们探讨了人类生殖系编辑,即能遗传给后代的基因修饰,是否已经到来了。

 

“我们确实有理由担心,”Baltimore说,“如果在该领域工作的任何人发现了相关的迹象,需要通知当局。”

 

5.这一事件是否会妨碍关于生殖系编辑的科学道德的推进?

 

许多研究人员担心,贺建奎事件可能会妨碍生殖系编辑的未来。 “在美国,有些人认为严厉的禁令与科学目标是对立的,”Baltimore。

 

FDA专员Scott Gottlieb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也引起科学家们的担忧。“政府现在必须做出反应。”

 

香港峰会结束时发表的声明呼吁为基因编辑技术安全地转化为治疗方法开辟道路:“如果能够解决这些风险,生殖系基因组编辑未来可能会被接受。”

 

但是这场灾难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对生殖系基因组编辑的兴趣。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医学院和法学院的Judith Daar在一次峰会卫星会议上说,“可能会有一些女性对参与这项研究产生兴趣”。“本来第一印象应该是这会导致参与者警惕,抑制参与兴趣,但是我对出现的不同的反应感到惊讶”。

 

6.科学家们将来如何确保更好地监督生殖系编辑?

 

“我们还没有计划,但我们一直与研究院沟通,”Baltimore说,“这是对世界的挑战。”

 

峰会组委会发表的声明表明,世界各地的科学院都在向各自政府提出建议,相互协调。

 

他还建议建立一个国际论坛,通过国际登记处汇集研究和临床试验,并讨论诸如公平获取基因编辑的益处等问题。但人类胚胎中的基因组编辑可能会出现范围限制,因此要维持这样的组织也变得困难了。“实际上每个做分子生物学的实验室都在使用这种技术,”Daley说。

 

委员会还建议需要一个“转化途径”,为研究人员提供一种严格和负责任的方式,将生殖系基因编辑带入临床。组织委员会成员Alta Charo表示期望必须切合实际,“你不能指望完美。你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这些事件,采取措施惩罚流氓行为。”

 

下一次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将于2021年在伦敦举行。(赛业生物 www.cyagen.com)

 

转载标题:最新《Nature》:第一个CRISPR婴儿六大悬而未决的问题

 

本文来自“生物通”,转载的目的在于分享见解。如有侵权,请 告知删除!

 

【赛业生物科技简介】

 

作为实力雄厚的基因工程鼠技术平台,赛业生物已服务全球数万名科学家,赛业产品与技术已直接应用于包括CNS(Cell, Nature, Science)三大期刊在内的2030篇学术论文。2016年,TurboKnockout把 ES打靶金标准推向新高度;同年,CRISPR-Pro使大片段敲入及条件性基因敲除变得更加高效;2017年, AlphaKnockout基因打靶专家系统首次实现基于人工智能的最优化方案设计;同 年7月,推出万例CRISPR-AI敲除小鼠资源库。赛业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助力中国科研!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招聘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