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PR基因敲除自身基因可变身“超级人类”?

日期: 2018年01月04日


    

导读:据报道,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研究员 Zayner 自行设计了一套基因疗法,试图通过注射去除抑制自己左臂肌肉发育的蛋白质,获得超强臂力。有媒体称,这是全球首例正式公开的基因改造人案例。今天,赛业小编为您推荐“CRISPR基因敲除自身基因可变身‘超级人类’?”,详情如下:


36 岁的 Josiah Zayner 近期搞出个大新闻。


据报道,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研究员 Zayner 自行设计了一套基因疗法,试图通过注射去除抑制自己左臂肌肉发育的蛋白质,获得超强臂力。有媒体称,这是全球首例正式公开的基因改造人案例。Zayner 表示,他相信,随着基因工程技术的推广普及,人类将演变为新的物种。


“绿巨人、金刚狼这些超级英雄要成为现实了吗”“双眼皮,高鼻梁……微整形要变微整基因了吗”“以后你能成为多‘好’的人,取决于你有多少钱”……记者随机采访的读者们脑洞大开。


相比于吃瓜群众的反应,科研人员们要淡定得多。“我觉得这个做法比较哗众取宠。”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生物领域研究者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这是个很有趣的事情,让高大上的生物技术平民化了,但这个人的行为更多是在制造新闻,或者说是个噱头,而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中科院微生物所研究员娄春波也认为。


“他做的这个事情目前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合成生物技术公司 Bluepha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张浩千博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从报道中看,Zayner 是将 CRISPR(一种具有基因编辑功能的蛋白质)注入肌肉进行肌肉细胞的基因编辑,但该蛋白质在人体组织中的扩散、吸收和功能执行,是基因编辑研究的热点和难点。


“此前对受精卵的基因编辑是对单个细胞进行的,通过显微注射 CRISPR 就能完成,但对复杂组织的基因编辑则通常只能借助人工改造的病毒来实现。病毒介导的基因编辑在临床上的使用目前还非常谨慎。”张浩千说。


“而且,此前的研究表明,去除 Zayner 所说的这个蛋白质只是会使肌肉看起来增加,但力量并不会增强。”张浩千补充道。


正如娄春波所说,不少爱好者,包括不少科学家、工程师,和 Zayner 一样正在致力于让生物研究平民化。他们试图对生物技术进行标准化和模块化,以降低研发的门槛。他们希望对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进行基因改造,以期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环境条件。这群人就是近年来走进大众视野的“生物黑客”。


部分人为生物黑客们做的事情感到高兴,他们想象有一天,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设计新生命体,来产生廉价的药物或清洁燃料。但很多学者感到担忧。他们担心,未经准许的业余生物学家,可能会释放出新的病原体或造成其他不可控风险。“这个群体大多在监管范围外,且对于他们的道德约束也不够强,因此这类研究的风险可能远高于正规科研。”娄春波认为。


正规的科研体系内有没有在做“超级人类”的研究?张浩千表示,目前还没听说过,“所谓‘超级人类’是个非常遥远的设想”。


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目前的基因改造研究主要以疾病治疗为主。“如果我们能随心所欲地通过修改我们的基因改变形状,人类确实会在进化角度上成为一个新的物种。”他认为,现在关键不只是改造基因的技术问题,而是生命科学领域对于基因功能的研究还很初级,例如,每个人的基因组背景不一样,如何预测一个基因改变在不同基因组背景下的影响,等等。


“人类改造自身的源动力决定我们会走到根据需要改造基因那一步。”他分析,“但要真正造福人类并为大众接受还需解决很多科学和技术问题,尤其是伦理问题。”


“以基因治疗为主的基因改造确实有很大潜力,但大家还是很担心副作用,它的安全性、风险等问题均还在研究中。”娄春波说。


Zayner 预计,实验以后,他左臂肌肉细胞的 DNA 就会变化。不过他也承认,此前并没有进行过实验能证实这一点。对于其左臂肌肉发生变化的可能性,他表示“持怀疑态度”。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近日则将 Zayner“DIY 的基因疗法”列为“2017 年七大失败技术”。


本文来自科技日报,转载的目的在于分享见解。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分子生物学技术服务:

基因调取:规模庞大的基因库,小鼠基因2万个,人类基因3万个

载体构建VectorBuilder高通量载体构建、质粒构建平台,2分钟完成在线载体设计

病毒包装慢病毒包装腺病毒包装、腺相关病毒包装

  

赛业生物微信二维码
  • 招聘
  • 侧边栏广告 - 科研奖励基金计划